宁德时代8月23日发布的半年报显示,主营产品毛利率全线下滑,动力电池系统毛利率下降近8个百分点,储能系统毛利率更是锐减30.17个百分点至6.43%。

  这种情况并非宁德时代一家,其他电池企业上半年利润率也受到冲击。

  其中,比亚迪的“汽车、相关产品及其他产品”毛利率16.3%,同比下降1.73%;国轩高科(002074)“动力锂电池”毛利率12.49%,同比下降35.17%;欣旺达(300207)“电动汽车类电池”毛利率8.76%,增2.37%,“储能类电池”毛利率18.57%,降5.86%。

  宁德时代披露半年报次日开始,公司股价连续下跌,半个月时间跌去100元,直至9月7日方才出现较为有力的反弹。

  抛开二级市场资金、情绪等因素不说,仅就基本面因素来看,至少现阶段动力电池环节的成本风险并未解除。

  对比以上数据可以看出,最上游的镍、钴,以及正极材料和电解液等直接材料价格已有回落,但是最核心的主要矛盾并未解决。

  按照上述行研人士测算,2020年锂盐占电芯成本比例在10%左右,但是随着近两年碳酸锂、氢氧化锂价格的上涨,9月初时锂盐成本占比已经接近50%,“电池大部分成本是正极,正极的大部分成本是锂盐。”

  这也是为何宁德时代董事长曾毓群先后多次“声讨”碳酸锂的主要原因。只要锂盐价格不回落,宁德时代等电池企业利润率就无法明显恢复,除非在二季度调价的基础上继续涨价,而这个方式又会引起整车企业的不满。

  还需要注意的是,碳酸锂经过二季度的“季节性回落”后,8月下旬已经开始新一轮上涨。

  21世纪经济报道9月5日曾报道指出,散单市场,电池级碳酸锂价格已经超过51万元/吨,甚至下游小厂在52万元/吨的价格也有成交,同时该价格已经十分接近今年3月份的高点。

  若接下来供应增量低于预期,澳洲锂精矿长协价进一步上调,电池、整车企业又何谈成本压力的缓解?

  E N D

  本期编辑 江佩佩 实习生罗新雨

(责任编辑:李显杰 )

发表回复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